Thursday, February 22, 2018

康拉德《密探》導讀:以十九世紀倫敦為主場,探討恐怖主義與「事物的真相」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康拉德《密探》導讀:以十九世紀倫敦為主場,探討恐怖主義與「事物的真相」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時間的標準化,意味著生活秩序的標準化、工作節奏的統一,最終得利者,是那些需要工人按表操課、付出高效能勞力的資本家。於是,攻擊天文台,表面上是在打擊科學,骨子裡是在控訴資本制度對於人類生活的全面性掌控



康拉德小說高妙之處便在於,這樣一個犀利的觀點,卻是由一個動機猥瑣的小人來提陳。小說家對於政治現實的論斷、他對人性的好惡,也因之難以黑白分明。《密探》一方面說了一個戲劇張力十足的故事,也拋給讀者一道關於作者道德曖昧性的難解之題。"



被時間綁架的人們。

犀利之眼的小說家。

Friday, February 09, 2018

涼山彝族與貧困





“究其原因,除文化知识水平低、劳动技能单一等因素外,语言交往能力以及民族风俗习惯等也是影响彝族地区劳务输出的很重要的原因。”致力于大凉山贫困研究的安邦咨询合伙人唐黎明近日向媒体坦言,凉山一些地区汉族人口比例低,因此劳动力的汉语、汉文化水平很低,有些几乎为零。
  “在劳动力市场供应充足的情况下,雇主明显不会主动雇佣不会讲汉语、没有技能的劳动力。”侯远高也同意了这一观点,“相当长的时期内,一些地方出去闯荡的年轻人都是失败而归。”
語言歧視阿,少數民族在中國這個巨大國家生活的限制,貧窮是一切的罪惡淵藪,我何其有幸初生在這個國家,這個地區,這個家庭。
人類歷史文明發展的軌跡,我們小小的車輪。
1. 原始的貧困:貧困的程度 (奴隸制的遺毒)
2. 普遍的貧困:貧困的廣度
3. 綜合的貧困:這是指多重貧困,即經濟貧困與文化貧困和精神貧困交織。
主要表現為人們普遍具有:聽天由命的人生觀、得過且過的生活觀、重農抑商的生產觀、溫飽第一的消費觀、共產平均的分配觀、崇拜鬼神的文化觀、重義輕利的倫理觀、忠守故土的鄉土觀和多子多福的生育觀。
4. 富饒的貧困


中国茉莉花革命: 凉山彝族:不为人知的痛:
"中国传统社会各民族均有历史形成的组织形式,如汉族乡村的宗族,藏人社会的部落等等,这是根据人们不同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在漫长的历史中自然形成的社会形态。"

"在摧毁了传统的社会结构之后,中共并未建立起有机的基层社会互助结构,「党的阳光」既无法照到地处边远、交通不便的凉山彝族地区,传统的社会互助体系又已彻底摧毁。与西藏社会不同,彝族既没有共同拥戴的领袖,又没有成熟的宗教体系,如果说传统的「家支」制度使得彝族社会「分散化」,那么这一制度被摧毁后,凉山彝族社会变成「原子化」了。在自然条件本来就很艰苦的地区,一个个单独的个体或者家庭很难走出各种困境。几十年「阶级斗争」的结果,使得有能力的地方民族领袖不是被杀害,就是远走他乡一去不回。失去民族精英的引领和社会组织的保护之后,底层民众的生存状态令人扼腕痛惜。一盘散沙而失去了民族精英的彝族,其前途无法令人乐观。
"

文化的毀滅 真是一夕之間阿

Thursday, January 25, 2018

時時刻刻

博客來-A Room of One’s Own: "由於天性敏感,十三歲喪母之慟所帶來的精神創傷延續了她的一生,影響創作甚巨:在寫完長篇小說時,她總會寫一些文章來釋放強大而窒息的焦慮,《自己的房間》即是其中之一。但終因長期為憂鬱症所苦,於60歲投水而死。"

她們想叫我活下去
但是我想死
天性敏感的人
一生的命運或許就是要受這些東西折磨
她們希望我幸福快樂
叫我不要這樣活下去
但無法違抗命運
女人想寫作
該有錢 和自己的房間

葉佳怡:地球等級的性愛──讀《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作家讀書筆記-好書指南-博客來OKAPI: "如果我們用性傾向的分類來討論,或許可以說木靈是「無性戀」吧。她對老公有浪漫感受,卻沒有性慾,即便能與他人交合,也只是為了發洩壓力或自我證明。"

他們仍在一起遭遇痛苦,但也活得非常穩固,「我們只求能像盤根錯節的兩棵老樹一同枯朽,那就是我們的幸福。

好好活著
無論用什麼方式
即使多麼痛苦
好好活下去
感受此刻美好

日本人是否要較一般人辛苦地
掙扎何謂「正常」
性成為了壓力 要拼死證明自己的不殘缺
多麼可怕

文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文學並不一定是客觀的,一名成功的文學家能在自己的文學作品中,展現自己對於文學的主觀看法,抒發自己的情緒和感觸,但藉由嘗試建立一個「客觀的標準」,有時對能幫助作家了解「讀者的感受」以求將內心之情感與藝術表現完整的體現在讀者心中。有時也能藉作家主觀想法帶給社會不同面相去省思現況,例如女性文學的興起。"
西方文學理論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西方的文學理論開始於古典希臘時期的詩學與修辭學,而自十八世紀以後又加入了美學與詮釋學。在二十世紀,「理論」變成了一個包含各式各樣閱讀文本之學術研究方法的集合名詞,其中大部分是受到各種歐陸哲學流派的影響。(在許多學術討論中,「文學理論」與「歐陸哲學」幾乎是同義詞,雖然有些學者認為這兩者之間可以有一個明確的劃分。)"

什麼是文學,你說?

----

知道樸克牌圖案意義嗎? - Happy Helen - udn部落格: "
法國人將四種花色理解為矛、方形、丁香葉和紅心;

德國人把四種花色理解為樹葉、鈴鐺、橡樹果和紅心;

意大利人將四種花色理解為寶劍、硬幣、拐杖和酒杯;

瑞士人將四種花色理解為橡樹果、鈴鐺、花朵和盾牌;

英國人則將四種花色理解為鏟子、鑽石、三葉草和紅心。  "

interesting~

2/7/2018 1:15:25 AM花色(扑克术语)_百度百科:
黑桃Q帕拉斯是希腊的智慧和战争女神,是四张皇后牌中唯一手持武器的王后。

Sunday, January 14, 2018

阿尼瑪與阿尼姆斯:關於愛情和婚姻的心理分析 - 每日頭條

阿尼瑪與阿尼姆斯:關於愛情和婚姻的心理分析 - 每日頭條: "如果愛情的目的不是幸福和美滿,會是什麼?從分析心理學的視角探討兩性關係的心理學家都指出,愛情與婚姻是一個自性化的過程。自性化是一個個人成長的過程,通過整合意識與無意識,成為一個完整的人。一個人能否既成為另一個人的伴侶,同時能發展自己的完整性?榮格在「婚姻作為一種心理的關係」一文中指出,婚姻的選擇就是自性化過程的一部分。「很少或從未有婚姻能夠一帆風順地或毫無危機地發展成一種自性化的關係。如果沒有痛苦,就沒有意識的出生。」"

Friday, January 12, 2018

1/12讀書

血田:宗教與暴力的歷史- TAAZE 讀冊生活:

憂鬱的演化:人類情緒本能如何走向現代失能病症- TAAZE 讀冊生活: "人對低落心情的標準反應是嘗試去解釋它――對其他心情也都是如此反應。我們會用語言建構出理論,解釋痛苦的感覺出自哪裡。我們的預設想法是:「如果能清楚自己為何感到難過,就知道要如何調整。」這種想法有其道理,也符合低落心情的一個主要功能,也就是幫助我們將注意力轉移到不利環境中的威脅與障礙上。在心情低落時,人會中斷行為,更謹慎分析周遭環境。"

千面英雄- TAAZE 讀冊生活: "坎伯認為,英雄是那些能夠了解,接受並進而克服自己命運挑戰的人。放眼各大文化與宗教傳統的文獻,英雄或以史詩般可歌可泣的事蹟留名青史,或在詭譎奇變的冒險歷程中亦莊亦諧的過關斬將,或甚至跨越人類身心的極限而臻於超凡入聖之境,種種類型的英雄事蹟可說是不絕如縷,俯拾即是。但是坎伯認為,英雄個人的命運繫乎更基礎、更廣大的宇宙生命,要成就前者,必須仰賴後者。因此,坎伯把英雄個人發展的心理層面和宇宙發生的形上層面,在理論上連繫起來,這可說是全書的精要所在。根據這個觀點我們可以說,個人對浩瀚宇宙運行之道領會的深淺,直接關係到英雄歷險的成功與否。換言之,我們每個人都是人生旅程上接受試煉的潛在英雄,要完成生命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成就英雄的事業,便有待我們對廣大深刻的宇宙生命有所醒悟。"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TAAZE 讀冊生活:
"榮格強調人類若要成就其圓滿成熟,只能透過對潛意識的認識與接納,而這種認識,須藉由夢及其象徵來取得。每一個夢,都在與做夢者進行直接、親身與有意義的溝通,這種溝通雖然運用了通行於全人類的象徵,但卻以全然個體的方式來運用它們,因此,夢也只可能以全然個體的「線索」來詮釋。"

Sunday, December 31, 2017

【紐時精選】那些在美國大學裡痛苦掙扎的中國留學生


【紐時精選】那些在美國大學裡痛苦掙扎的中國留學生
他們從小到大一直接受的觀念將人生前景和自我價值與學業成績幾乎划上了等號。學術自由的光明前景,往往最終製造出強烈的不安感,讓他們不敢考慮失敗的可能性。

I know

她的學業成績是否配得上她的工薪階層父母在她的教育上花的錢

太沉重了

共同的難題讓中國留學生在沮喪之時向彼此求助。中國文化賦予精神疾病的污名剛剛開始消散,幾位中國名人袒露了自己與精神疾病作鬥爭的經歷。但由於中國嚴重缺乏訓練有素的治療師,甚至對那些最見過世面的學生來說,精神治療依然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耶魯大學的調查發現,儘管中國留學生出現精神疾病癥狀的比例高得驚人,但他們中27%的人從未聽說過學校的心理健康諮詢服務,只有4%的人用過這項服務。


我有好好的利用 :)
是個市場阿
亞裔學生們的壓力
還是很想說活該
但求助吧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台大真不是窮人可以來讀的學校!」國中當女工、拚命進台大-她驚見人生殘酷規則

張慧詞說話很急很快,尤其談起貧窮困境,她說不停,像要把近30年人生都倒出來,卻能吸引人不斷聽下去;談起進台大的心情,她說:「台大真不是窮人可以來讀的學校!很多像我一樣的人,進了台大反而更痛苦……」

常有人說「弱勢不能選擇自己的出生的家庭」,張慧慈對此相當不以為然:「我們父母最常講的就是『對不起,讓你生在這個家庭』──這會傷害到弱勢的父母,難道父母不想給他們更好的生活嗎?當父母努力想讓孩子過更好,你卻說他們生在不好的家庭,那他會去怪他的家庭,不會想這社會不公平的地方。」

人生的起跑點從一開始都就不可能公平了,張慧慈說,就算起跑線真能相同,窮人身上也背了30公斤重的東西,跑不快,而政府能做的,就是借一台滑板車,讓跑在後面的人能衝快一點。即便借了滑板車也只能衝到前面那人的起跑點,「不管怎樣,已經比他原本的狀況好很多」。

...

剛好遇到一個好老師、剛好申請到獎學金、剛好有份薪水不錯的打工,張慧慈近30年來就是這樣突破人生重重關卡。曾有朋友問張慧慈「可以回到過去,想做什麼」,張慧慈直接回:「我才不想回到過去,那麼辛苦,還要重來一次!」

破關那麼樣地困難,誰想重打一次?對窮人來說,想靠教育改變階級的第一難題就是連門票都很難到手,就算進去了也要面對填不平的鴻溝,而張慧慈不斷希望眾人思考的便是:如果你跟她站在一樣的位子,還能輕易地說,一切努力都是自己得來的嗎?